武海潜龙--意拳第三代佼佼者梁贵斌先生 - IDC评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武海潜龙--意拳第三代佼佼者梁贵斌先生

时间:2018-01-25 17:27:16 来源:网络采编 责任编辑:掌上联空

意拳第三代传人梁贵斌先生

意拳第三代传人梁贵斌先生

著名书法家、山东大学书画研究院院士、復圣后裔--颜景相先生为意拳第三代传人梁贵斌大师题:意拳雄风。

梁贵斌同志在比赛中,开场11秒连续劲拳将对手击出圈外……

梁贵斌同志在河南省散打比赛中,荣获散打赛70公斤级第一名

著名书法家崔靖先生为梁贵斌先生书:霹雳手。

霹雳手--梁贵斌与恩师杨绍庚大师

2017年中国意拳第五届“泰山论剑”暨中国意拳对日本空手道搏击大赛上,天石王成先生与梁贵斌先生合影。

庞启东先生与恩师梁贵斌大师

左为姚承光先生、梁贵斌先生

左二梁贵斌先生、崔瑞彬先生、姚承光先生、霍震寰先生、右三为刘普雷先生等在北京贵宾楼

引子:他的拳势雄浑刚烈,犹如重型炸弹,威力无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连续参加四届河南省武术散打比赛,五次荣获冠军,三次将对手打残。每次比赛都是夸级别,65KG打75KG,65KG打重量级,无论在擂台上与私下比武,往往一个照面,重拳秒杀对手致残,而被河南省体委禁赛(不是犯规,而是拳重秒杀致残),致今为止,中国擂台赛上只有一人,那就是闪电劈雳手--梁贵斌。

他是一个武林奇才,学习意拳半年多,就去参加河南省武朮散打比赛,并且每次都是越级别打,简单的一两个拳法与步法,在他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充分体现了大道至简、大象无形、大音稀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洛阳日报》报道:省武林散打赛妙技纷呈,双将夺魁为古都争光。梁贵斌同志在比赛中,开场11秒连续劲拳将对手击出圈外……他参加四届河南省散打比赛,五次荣获冠军,三次打残对手。江湖人送美绰号--霹雳手。河南省武警总队和警校多次发出任教的邀请,均被婉拒。从此,梁贵斌大名,威振中原,名扬天下。著名书法家、山东大学书画研究院院士、復圣后裔--颜景相先生为梁贵斌先生题:意拳雄风。著名书法家崔靖先生为梁贵斌先生书:霹雳手。

梁贵斌、字贵斌、号悟宇,意拳第三代传人,少林寺俗家弟子,法号延斌。祖籍山东蓬莱,1959年生于大连,1982年退伍分配到河南省洛阳市某部军工。他血液中流淌着山东人的豪侠荡坦,刚正之烈,嗜武如命,武学师承大成拳大师杨绍庚先生,因缘具足,受到大成拳(意拳)创始人王芗斋宗师的爱女--意拳大师王玉芳先生、姚宗勋先生、窦世明先生等提耳面命,犹如醍醐灌顶,独得大师们的心法与心念。

梁贵斌先生为什么会在中国武术散打擂台上消声匿迹。没有继续再打全国武术散打比赛?原来是河南省体委某些领导说:他的拳这么重,去参加全国比赛,将对方打伤、打残,我们怎样交待,呵呵!天大的笑话,这时就把他交待了,只让他参加参加省的集训,就卷着铺盖回家了。杨绍庚大师闻听后拍案而起,向世人宣布:以后,我们河南意拳不参加任何比赛。从此,中国武术散打少了一颗耀眼的明星,这是中国武坛的悲哀。

高手在民间,一点不假。多年来消声匿迹的大成拳散打王--梁贵斌大师在那里?在纪念意拳大师姚宗勋先生诞辰一百年研讨会上,由娄光平师弟引荐与梁贵斌先生有一面之缘。娄光平师弟说:王成师兄您文笔好!有时间多写我们洛阳意拳师兄弟,他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武朮散打擂台上展示了意拳风釆,以重拳驰骋中原……我师父王玉芳先生生前多次告诉我:我喜欢山东人的豪侠仗义,王成你文韬武略,以后多写我们门里人与事。师父的教导我一直牢记。在山东临清出席第五届全国意拳交流大赛暨中国意拳对阵日本空手道大赛上与梁贵斌先生不期而遇,天之巧合,又安排一个房间。他性格豪爽,敢说敢当,我俩一见如故,此彼欣赏,大有英雄恨见之晚……自古好汉惜好汉!英雄爱英雄。呵呵,妙不可言。千言万语一句话,兄弟我喜欢你。生人曲折,很多原因,难以说明,自心无愧,何惧神鬼。后来,再我的再三请求下,得到在电话中采访他。

您好!我是天石王成,请您回答几个问题,当年芗老(王芗斋先生)无论与谁交,只是一个拧裹发力,对方便飞出丈外。听说与您交手的非泛泛之辈,都是赫赫有名的功夫高手,您顺手一抖,他们便跌出丈外。您二弟梁贵群说:只有真正和他交手的人才知道所言非虚。请您谈一谈。釆访梁先生,与作下列之问答。

答:我们师兄弟功夫好的很多,都是河南省武术散打界和意拳界的骄傲,他们是郑继东、张三立、宋彦海、黃健阳、柳天飞、王小明、楚福安、刘关张、娄光平等等。我认为练拳好坏没有什么可炫耀的,出发点就是煅练身体,发扬光大,我受杨老师的影响,默默无闻,自己练自己的功夫,修炼自己,这是我的心愿。在中国意拳与武林中,我不过是沧海一栗,陈年往事,没有什么好讲的,那时血气方刚,出手无情,说来惭愧,在此鞠上一躬,说一声道歉。由于您盛情难却,再三询问,只好旧事重提。

我1982年拜杨绍庚先生为师学习意拳,初学两个月每天六小时浑圆桩,第三个月杨先生教习技击桩,第四个月学试力,第五个月学发力,第六个月的时候,杨先生要我参加1983年的散打选拔赛,我说:有的师兄练功多年,大名鼎鼎,也失下阵,我刚练半年能参加比赛吗?杨先生说:去吧,绝对能参加,河南洛阳没有你的对手,如果你不去参加比赛,就不要学意拳了。在杨老师的鼓励下,使我充满信心,充满希望。赛场上我敢拚敢打,勇猛无敌,取得了洛阳市散打选拔赛第一名。杨先生又说:你姚大爷(姚宗勋先生,以下简称姚大爷)让我转告你,放开胆量打,河南省没有你的对手。我在前辈与大师们的信任和激励下,毅然,加参河南省散打比赛,不负众望,荣获冠军。

当时的散打比赛,选手们必须手戴大号拳套和身穿部队劈刺专用护具,选手们手臂基本都被拳套所限制发不出力,或者利用大拳套和厚重护具防护,最大程度的抵御对方的攻击力和威胁。姚先生教我“不直的直拳”“用试力打人”“浑圆爆炸力”的心法和实战中应结合的拳理。在比赛中我随意的重拳拳劲经常将对手的护具中的竹夹板打断,震伤对手脏器致使其休克,姚先生教我的“重拳迎击拳”在比赛中也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媒体称我为“稳、准、狠”。姚先生要求我比赛前只能用站桩和试力替代力量训练,禁用散打集训的方式拉体力,自己感觉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一天上午下午十几场比赛,护具都没有时间脱,就要进行下一场比赛,从没有感觉体力有多大的消耗,反倒精力充沛,源源不竭。选手在我的重拳面前几乎没有一合之力,基本上在10秒之内被击倒,有些参加比赛的选手直接弃权。后来的1985届、1986届(当时自身体重为次中量级和中量级)都是绝对优势取得了次重量级和越级后无差别级(重量级)冠军。河南省武警总队和警校多次发出任教的邀请,均被我婉拒。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参加四届河南省武术散打比赛,五次夺冠,三次将对手打残,一次将对手打成头震荡,一次肝打裂,一次胸膜打崩。比赛时,每次都是夸级别,就是为了不与师兄弟交锋,全是越级打,有一届打两个级别,一是轻量级越级打75KG。二是轻量级再越级打重量级时,比赛开始,他出手便打,顺手一抖对手胸部,只见对手在空中旋转,随后掉在地上,打了两个滚,便休克。此届,我两战两胜,获得双冠军。详见主要战绩:一、获82年、83年、84年河南省散打中量级冠军,85年中量级、无差别级双冠军(详见当年报纸)。

二、私下比武无有不胜。

有一年陈家沟太极名家郑XX先生,来洛阳教拳十年了,看不起我们意拳这帮徒弟,扬言说专打意拳,专打杨绍庚等。我听到消息后,第二天我跟杨绍庚老师,到洛阳王城公园,因为公园很大,从早晨六找到七点,终于找到他了,我说:郑大师你扬言要打我们意拳,今天特来向你请教,我跟你比武,让他打我,他没敢动,我就上了,他一接手,只是右手“挥浪”他就腾空离地飞出四五米,打入花池里。晚上郑大师就领着媳妇到杨老师家陪礼道歉(杨师母健在,问他便知)。

2000年的夏天师弟刘关章在与河南省体工大队散打集训队赵某吃饭时聊起意拳和本人,身形健硕练过形意、太极、八卦,又获得过大学生运动会“三项铁人冠军”在河南颇负盛名的赵某颇不服气,一定要刘电话通知我到场较量高下,我到场后方知对方意图,推辞不过无奈应战,赵先生迎面扑来拳势未尽,我左臂一抖发力,赵先生倒卷着飞出8米撞到树上,摔下后瘫倒地上已然休克。众人皆大惊失色,其实我自己都意外意拳之心意把的“挑把”竟有如此威力,反过神来的刘关章夫妇赶紧把赵先生送第三人民医院救治。有一位绰外号人称河西走廊摔不倒XXX,长的五大三粗,由师兄刘本田的员工引荐,在刘本田师兄厂办公室进行比武,当时他用右高鞭腿向梁贵斌头上抽来,我手一接,一个拧裹发力,打出七八米倒地。他非常勇猛,起来再战,用拳打我,我顺手一抖,他便飞出七八米,真神奇,定位打人,还是那个倒地位置。此时,他躺在地上,用腿钩挂我,我说你这是干么?他说:我们的拳倒地可以用腿(俗称地躺拳)。我说你不要象狗一样,起来,起来,再来,因为当时是他女朋友介绍来的,怕有失面子,猛的起身,再次扑來,我抓住两肩,给扔小孩一样,腾空而起,扔出五米。事后,朋友留他吃饭,借口有事走了。

洛阳轴承厂销售部孔某,长的也是五大三粗,洛阳市摔跤高手,是著名摔跤教练沈少义先生的学生,当时不服气我,找我比试,说我拳历害,摔不行,谁知一搭手,结果他腾空而起,摔出丈外……交手事例很多,不再讲了 。

问:师弟你在姚宗勋先生那得到什么或说受益什么?

答:在姚大爷那里得到最的东西,就是假借。桩上的东西,特别是在郑州教我少林寺桩功的东西,他们的桩功比较低,我使终没放弃。步子的直拳,姚大爷最后说的比较祥细。要他体会在拳头不动当中(时候)能突然把劲发出,这是他最大的收获。姚大爷敢打敢拚,临危不乱,这种气势压倒一切,到现在历历在目。使我一生牢记,受益很大,教育很深。同时,我在姚大爷那里得到技击格斗,敢打敢拚,勇往无前的大无畏英雄主义精神。在杨绍庚老师、二姑(王玉芳先生)、姚大爷(姚宗勋先生)、窦大爷(窦世明先生)也好,得到的是打斗时接触之火候,等对方拳脚力量似接非接触身体之时,这时突然手出,这就姚大爷常说:临危不乱,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面对强敌,如视草芥,有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又有几人?

问:师弟你在我义母师父王玉芳先生那受益什么?

答:在二姑那,我总是老问,芗老是怎么回事,怎样比武,芗老如何发力,怎样打人,二姑带着他推手,二姑说:孩子你力大,但是没有整完出来,你知道为什么没有完全出来,你肩紧、腰紧,身紧,脚下飘,整个沒有松开,外处影响了你的发力。老爷子曾讲:“用力则滞,用意则灵”。然在技击方面,用力则是力穷,用法则是术罄,凡有方法,便是局部,非本能之学也,而精神便不能统一,用力亦不笃实,更不能假宇宙力之呼应,其精神已受其范围之所限,动作似裹足不前矣,且用用力乃是抵抗之变象,抵抗是由畏敌击出而起,如此岂非接受对方之击,则又安得不为人击中乎?用力之害,诚大矣哉!“那时去二姑家请教的时候,无论在公开擂台与私下比武交手,已经没人是我的对手了,二姑是老前辈、是大师,她身上的东西好的很,经过二姑再次指点,怎样肩上放松开,注意内外配合,试力假借东西。又增加些东西,这些方面要注意,你的力量会上一层楼,我喜欢你,你年轻要好好练。我们后继不能沒有人,要想练好拳,更重要的是要有高尚的武德、一颗大慈大悲心。你师爷在拳道中枢开篇写道:拳道之大,实为民族精神之需要,学术之国本,人生哲学之基础,社会教育之命脉。其使命要在修正人心,抒发感情,改造生理,发挥良能,使学者神明体健,利国利群,故不专重技击一端也。若能完成其使命,则可谓之拳,否则是异端耳。习异拳如饮鸩毒,其害不可胜言也。接着二姑带我推手,他并没用力,把我这么大的功力的人,挂着就象小孩一样,说向那便向那,二姑边带边说:你指天划呀,一点我,一下子就通了。杨老师、姚大爷等多次讲过,我也记住了,按着练,就是当时不理解,不开悟。

我前后见过二姑王玉芳先生三次,洛阳离北京千里之遥,过去见一面很难,坐火车要十几个小时,俗话说:得者易,失者易。得知难,便珍惜!每次我与二姑一搭手,老太太身上的东西,可以说让你摸住,你就出去了,摸不着,不让摸住,你就摸不住她的点,她就教我点重身轻,柔化,二姑对我启发太大了,这时她一点我即通。后来又说桩功意境的东西。给我讲心意把,奥妙在那?还是意境,心意把,心意把,过去人不科学,说想问题用心想,实际不是心想,还是用脑子想,所以你师爷给他改过来,还是叫意拳,这是完全正确的,意念与精神假借很重要,你们要细心体会,不要走形势,你看跟你师爷练的人多了,才出几个人。二姑点化我,应敌要身手齐到,所以进头、进手、须进身;内则提起精神,外则动作疾速;拳未动而力已蓄,打要远,力要绝(放字妙诀),你打人不是人,你当他是篙草打、当树打、当玉米秆打……

1984年王玉芳先生、姚宗勋先生应河南省总工会的邀请教习意拳养生桩,下榻在郑州国棉六厂招待所。杨先生把我推荐给王玉芳先生、姚先生,介绍了我取得上届省冠军的情况,姚先生先用他深邃的眼睛看着我,淡淡的说:好好学。杨先生说:你二姑与(王玉芳先生)、姚先生在这里,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最后我问:推手时总是在顶牛,发不出力;比赛时戴着大号拳套感觉力量发不完全,怎么解决这两个问题?姚先生半开玩笑的说:宁上一口,不上一手,“小宝”(长辈和同辈平时对我的称谓)过来搭手,姚先生手臂在上感觉只是微震,我就感觉自己像被皮球一样一拍即起,身体离地旋转360度后落在地上,呆傻的看着眼前的姚先生,姚先生面带微笑的说:想学吗?我教你……。

拍皮球就是二姑在郑州教我的,这天,二姑、姚大爷、杨老师等人在国棉六厂招待所,我问二姑今天你拍八哥,给拍皮球一样,一蹦一蹦从外头进来了,绝妙之极,太精彩了。这时姚大爷说:唉!玉芳你这是跟谁学的,二姑反说:师兄这不是跟你学的吗?大家听后,哈哈大笑,后来谁也没说别的。我问二姑这是怎么回事,二姑说:给拍皮球一样,它的气打的越足越拍的越高,给拍小孩一样,他们不会放松。出来后,正好遇见张八哥从另一门出来,我一时性起,一搭手拍他,但没把他拍起来,把他拍出七八米开外,噔噔噔,然后倒地后空翻站不稳,因为碰到痰盂子上,发出叮当的响声,杨老师出来问怎么回事,我说:二姑刚交我点东西,別忘了,体会体会,他说注意安全。

杨老师带我们去北京窦世明师伯家,因为我们是晚辈,窦师伯很热情,杨老师很爽快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窦师伯不是外人。窦师伯教我一个钻拳,像拧麻花一样,带上意念。所谓的拳者乃拳拳服膺谓之拳,动静处中,能守能用,此即尽吾人气质本能之道,非纯工套数招法之所谓拳也。应敌时要审要固,更须具有以下之神情和气势;头要撞人,手要打人,身要摧人,步要过人,足要踏人,神要逼人,气要袭人,得机发力,气如龙虎而动无定势,应机发动,劲断意不断,意断神犹连,神全则身自安,如斯临敌,安有不胜之理哉?剩下的都一样,杨老师教我们是直拳,姚大爷教我不直的直拳,我的东西都很脆,没有杨老爷子、二姑、姚大爷、窦师伯,就没有我的脆,这都是他们的功劳。

问:杨老师、姚大爷、二姑、窦大爷他们中间有什么不同?

答:杨老师、姚大爷、二姑、窦世明大爷他们中间有什么不同,有区别,区别不大,特别二姑给我说:我是女孩,如果我是男孩子,那可我要一对一给他们真枪真刀打斗,我是女孩,不方便给他们打斗,但是谁怎么怎么样我心理明白,我不服,我心里清楚,她说:在我们师兄弟之中,你姚大爷练的最好,我父亲对他比较欣赏,但是他那东西还是有差距的,那当时他能代表意拳,你姚大爷的东西过刚了,当时不理解,杨老师、姚大爷、二姑在我心中都是神,非常佩服,五体投地,根据我多年体会,今反过来看他这些东西,二姑说的是对的。当年我随杨老师去香港,芗老的弟子汤汝琨先生,又名汤又觉也说过这个问题。

杨老师默默无语,不好张扬,杨老师身上的东西相当飘亮。与姚大爷相比,他们个性有差异,姚大爷性格刚毅,杨老师性格内向。杨老师出身官宦之家,云南蒙自人。他家与“云南王”龙云是世交,祖辈杨增新先生是前清光绪15年进士,初署甘肃中卫知县、河州知府,1900年任甘肃提学使兼武备学堂总办,1907年入疆任新疆陆军小学堂总办兼督练公所参议官,1911年升任镇迪道兼提法使。中华民国成立后,1912年被北京中央政府任命为新疆督军、省长……杨老师幼承家教,他早年他就读于北平育英中学,后毕业于北平私立中国大学商学系,后来曾就读于西南联大。1941年春,杨绍庚先生与姚宗勋先生相识而从学意拳,既得王芗斋先生教诲,亦深受恩师教益。四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始终在王芗斋老师教导中精研意拳,在理论与实践中均有极高收获。在太庙中国拳学研究会及八十年代组成的意拳研究小组均与姚宗勋、王玉祥、韩嗣煌、于永年等切磋研究意拳,后协助成立北京意拳研究会,实为意拳之中坚力量。

问:你为什么皈依佛门?

梁贵斌先生答:是因为姚大爷多次来洛阳,几乎每次都要去少林寺,都是杨老师相陪,他们三访少林寺为什么?原来是调查心意把与形意拳的来龙去脉,调查结果我也看了。

当年释永信大师拜访二姑,特别是二姑把意拳书籍及练功方法教给永信大师,说这个东西来于释家,还于释家……。(指的是心意把与意拳源于少林寺,现在还于少林寺)。老爷子曾讲:意拳是我创始的,但不是我的,它是中华民族的,属于人类的,我只是一个练意拳的人罢了。师爷、二姑这种高尚品德、博大胸怀与无私的奉献,体现了师爷与二姑崇髙的爱国主义精神,崇高的中国传统文化,崇高的哲学思想,崇高的科学理念,崇高的精神境界,崇髙的拳学思想,凝聚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之美!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楷模。由此。想到抗倭名将俞大猷回传少林棍法了。借于二姑对少林寺的信任和这种态度,二姑交待有时间去少林寺看他们练的怎样,鉴于前辈都不在了,我还是皈依佛门少林,也好有个寄托。

我们在临清三个昼夜促膝谈心,实际在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在你身上我补充了能量,说真的哥哥,入我法眼与敬佩的人不多,您算一个,我实在谢谢您。兄弟您过奖,向您学习,您是我们意拳、大成拳的骄傲与自豪。随后,在电话上又釆访意拳大师杨绍庚先生的公子杨雷先生。

问:是我天石王成,了解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您们师兄弟当年打比赛的情况。

答:80年代我们意拳参赛选手很多,打的好的有宝哥(梁贵斌),黄建阳,宋彦海,张三立,柳天飞等。当时宝哥打比赛场次很多,全是以绝对优势或KO取胜。以下是我(天石王成)电话采访梁贵斌先生二弟梁贵群律师。

问:我没见过你哥的拳风与气势,只听说重拳。你能评论他的拳风吗?答:在我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就见过他和师兄弟们实战,因为杨老师最反感师兄弟之间假打,平时的抢步子都要演变成实战。我的同年级的同学60多人都受我的影响,向杨老师学拳,最后都是因为杨老师的实战理念,留下的没有一二,说明那时学拳就是训练,而且直接进入残酷的实战中,优胜略汰,就这样留下的都是精英。现在很多人对杨老师颇有微词,就是他们的无知造成的。这就是杨老师的徒弟为什么能打打能战,所向披靡的原因。平时师兄弟之间的对练都要当做临场的实战,不留情面。天石哥,小弟说点当年的见闻,请您见谅!

说句其他人不爱听的话,在技击方面的研究,现在没有人出我哥其右。因为现在的人研究拳的方向已经偏离了芗老的正轨。芗老的拳学精髓蓄弹惊炸可还有人有?在我哥的健舞中他只表现了一小部分,微动发力,静炸力还没有人得以见。芗老矛盾的哲学拳理无不在他的体现。

有一次,我哥与人交手,一个抖放将一个人凌空放出八米,撞树摔下,您不觉得这就是芗老在世?!但是,这段历史在我哥30多岁谱下诗篇,师弟刘关章亲夫妇眼所见。他的强大也是循序渐进的。自从姚爷指点后,他基本打人如飞弹丸,二姑指点后,他感觉打人越发的轻松。二姑当年就给他说,就记孩子,教给你的也是心意把,就这个挑把,简单至极,高深至极,都是释家的东西。心意把其实就是一把,一把会把把会,简单至极,高深至极。天石哥,我哥悟到了,他是个武道天才,从小就是我的偶像,现在依然如此。在意拳或者说武学的学习中,其他人追求的和他追求的似乎不太一样,他在追求像芗老一样的发力极限,而不是拘泥于技击的小打小闹,你痛我痒。他是真正站在很高的高度来看意拳,不歪曲的遵循芗老的拳理阐释自己的情怀。只有真正和他交手的人才知道所言非虚。 80年代散打比赛,大拳套,厚护具(部队专用劈刺护具),当年的人都会知道,凭什么能够在比赛中将对手致残,还有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有这样的能力?

天石哥,我哥给我说您尽得二姑的遗泽精髓,对二姑及芗老的拳理理解极深。小弟欣慰的是您能懂得我哥,说明您们是真正懂拳之人。我哥本是恃才傲物之人,这次临清之行,他对您青睐佩服有佳。觉察您格物致理,意境非凡。多次教导我要多向您学习,也希望天石哥不吝赐教。他说您深得二姑真传,堪称三代代表人物,您的弟子多次全运会与世界冠军跆拳道、自由搏击中荣获冠军等。

他自己只是觉得十分幸运,能得二代前辈们的青睐多学了一点东西,特别是心意把的心法,这也是区别于其他同门的地方,发力朴实无华,浑厚而脆。天石哥,小弟今晚说些肺腑之言,望您莫要见怪,感觉您和我哥是意拳双雄,小弟诚心希望天石哥能与吾兄共筑意拳新篇章! 2017.11.16晚

作者/天石王成:著名武术技击家、意拳(大成拳)创始人王芗斋先生爱女意拳大师王玉芳先生弟子,北京市武协意拳研究会名誉理事、国际武术意拳联合会副主席。弟子曾在全运会、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囯际自由搏击中获冠、亚军等。

申明: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 IDC评网 · 版权所有
  • 备案号:冀ICP备130044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