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1年公司估值10亿美金,为测数据7天不吃饭,王俊说创业是为了“造福全人类” - IDC评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不到1年公司估值10亿美金,为测数据7天不吃饭,王俊说创业是为了“造福全人类”

时间:2018-04-07 20:36:45 来源:网络采编 责任编辑:掌上联空

6月4日是王俊的生日,去年的这一天家人给他做了一棵画着绿色大树的蛋糕。大树的左边站着几个成年人,象征着王俊现在所做的人类生命健康管理的事业,右边则是一家三口牵手的有爱画面。

或许有人不知道,这个盛誉满满的精英却有着一个略土的昵称——王大树,这是家人给他的爱称,从碳云智能创办至今,王俊每天都很忙,但陪伴家人的时间他一点也不愿意少。

每天晚上,摆满玩具的客厅就成了一家人最幸福的场地之一,王俊经常是带着儿子一起玩玩具。学龄前的孩子总是充满着奇思妙想,许许多多的问题向甜蜜的炸弹一样,一个又一个地抛过来,“我从哪儿来呢?”、“我是谁呢?”

小时候起,王俊也喜欢思考这些问题,但当时得到的回答却总是:“垃圾堆里捡来的”“隔壁小店买来的”“国家发的“,没人能够给他想要的回答。

“人对生命的认知其实是非常肤浅的,很多个体都处于一个迷失的状态,他们并不真正了解自己。”

那究竟如何了解自己?生命究竟是什么?这种强烈的好奇心如同攀附在墙上的藤蔓一般,恣意疯长在王俊的内心,并作为科学家内在最重要的驱动力,促使王俊走向一路走向研究生命科学的道路。

1992年,16岁的王俊离开了老家江苏,去到千里之外的北大主修生物学,期间,他还兼修了计算机和数学,试图通过更多的学科来探究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在毕业论文里,他构建了一个数字化的瓢虫,通过一套学习程序,让它试图向自然界的瓢虫进行学习,只学习一件事情:捕食。王俊的这只数字化瓢虫,在经过了十几万代的自我迭代后,已经可以进化出跟自然界瓢虫几乎一模一样的行为方式。

原来计算机除了计算,还可以思考、学习。这次实验的结果给王俊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数字化瓢虫通过一套算法和神经网络,能够学会自然界瓢虫的捕食方式,那通过观察数字化的人类,能否帮助自我去解读生命的奥妙呢?

这时的王俊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的雏形,尽管对人工智能特别感兴趣,但是人工智能涉及对脑的认知,而当时人类对这一块的理解几乎没有基础。王俊需要等待一个机会。

1999年春,我国开始承担1%的人类基因测序任务,急需既有生物学背景,又精通计算机的复合型人才加入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科学院遗传所的老师杨焕明到北大挑人才时,生物与数学、计算机兼修的王俊自然成了导师的重点推荐人选。

集结了中国最优秀的一批科学家后, 47岁的杨焕明和45岁的汪建带领着团队攻破了中国基因研究的种种难关,一路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在华大基因的这段时间,王俊不仅是人类基因组计划、水稻基因组计划等重大项目的主要参与者,他还领队组建华大生物信息平台,率队完成第一个亚洲人基因组、大熊猫基因组、千人基因组、人体肠道元基因组等系列标杆性项目。

尽管王俊一直醉心于科学研究之中,但36岁便执掌全球最大的基因研究机构,顶着华大基因最年轻的“元老”、华大基因CEO的身份还是让外界对王俊一直持有关注与好奇。

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973首席科学家、《自然》杂志评选的2012年科学界年度十大人物、《财富》评选的2013年度全球40位40岁以下精英、科学研究领域“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等等这些奖项一次次将王俊从幕后推到台前。

在一些颁奖场合,尽管年轻的精英人才往往获得很多瞩目,但遇到前辈们,王俊依旧谦虚而低调,静静地听大家分享自己最新的科学研究,并积极地去和大家讨论关于学术上的问题。

“基因教父”、华大基因的董事长汪健也很得意自己的这位“继承人”,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王俊的欣赏,甚至曾说过“王俊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而王俊也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华大开发出无创产前DNA检测这一产品,这个想法的源头即来自王俊。王俊的研发设想以及行动上的推进,最终孕育出了一个极具市场前景的产品,并且成为了华大基因的核心业务之一。

华大对纳斯达克上市公司CG的私有化收购也是王俊谈的。这个收购的完成,使得华大获得了为数不少的专利,并开始具备自主生产测序仪的能力。

据悉,在CG公司收购估价上,王俊还显示了极其精准的判断力。华大内部人员曾谈及,“华大购买CG公司,当时定预估的收购价,是王俊确认的,最后与核算师评估的最优收购价竟然相差无几,王俊本人对这个也很自豪。”

如果就这么一直下去,或许王俊会在去年七月,以华大基因CEO的身份,为华大基因敲响“胜利”的钟声。但此刻站在现场,穿着一身红色的西服王俊却以另外的一种身份,开始了他另一段的创业之旅。

2015年下半年(华大创办第16年),39岁的王俊选择从华大基因离职。

这是华大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人事地震”,除了王俊之外,还涉及到华大科技CEO李英睿、华大基因COO吴淳、华大基因CIO黎浩等核心高管层的四位成员。

“华十六年,俊王出走,睿王同行,烨宗上位……”,某位华大内部员工甚至在匿名社交平台“无秘”里写下一篇关于此事的文言文。

即使是距离此事一年后,也仍然有网友在分答上,向王俊提问:究竟是什么原因放弃全球闻名、牛气哄哄的华大基因,而且是放弃CEO的高级职位?而此时,王俊作为碳云智能创始人,在不到一年时间,已经带领公司完成了10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公司估值已达10亿美金。

在这个回答中,王俊首先提及了自己大学时期最解决的问题——计算机能不能像人一样思考,其次说明了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成就,即从连一个人完整的生命程序都没有读懂过的情况下,通过多年的努力,华大基因已经可以把读一个人基因代码的程序可以变成1000美金和1000美金以下。

对于王俊来说,至此他在华大基因的使命已经完成,接下来他需要做一件更重要的事,跳出基因研究整个的数字化生命,用人工智能的方法和研究大数据的方法,真正地从更系统的层面上了解生命本身。

而这又回到了王俊的初衷,回到了那个从小至今一直思考的问题上,“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一次,他终于可以从自己所做的事业中找到那个问题的答案。

“从生物学角度上来看,所有人的起源都是基因。理解基因,就是理解生命本身,就是理解环境和我们自身的关系。当我们把基因全部数字化,真正可以去做成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原先在碳原子上运行的生命程序,转变成在硅原子上运行的一套生命程序。通过这套数字化的生命程序,我们可以给每一个人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2016年,碳云智能设立了首个国际基地,希望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处理建立一个健康大数据平台,帮助人们做健康管理。这一概念,也被王俊形象地称之为打造每个人自己的“阿凡达”。

“当有了每个人的数字化生命信息,碳云智能就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模拟出一个虚拟“替身”,帮助人们测试个体对不同药物、医疗产品的反应,模拟人在不同环境中的生理变化状态等,起到生命健康管理、预测的作用。“管理数字化的生命,能够加深我们对生命的理解,提高人的生命质量。”他说。

在将“生命数字化”这件事上,似乎没有人比王俊的生命数据更全了。为了研究这些数据,他做了各种尝试,比如,七天不吃饭,登雪山、跑马拉松、喝醉酒,看看身体的数据究竟如何变化,不同的尝试得到了不同的变化反馈。

“我是个乐观主义者。如果不是,我就没法做这么多创新。任何创新都涉及到新事物,但是大多人数都害怕新的不确定的东西。但我认为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创造出比我们更聪明的AI,我们应该感到骄傲。”

2017年1月,碳云智能首次发布了数字化健康管理平台——觅我,目前,在觅我平台上,用户可以体验到不同认知精度的数字化生命检测包,体验覆盖多种健康场景的指标维度,并据此持续解锁精准的美容护肤、运动训练、体重管理等多种干预方案和健康管理应用。

除此之外,碳云智能创立的数字生命联盟也已经加入了 SomaLogic,、HealthTell、 PatientsLikeMe、 AOBiome、 GALT 、Imagu 和天津强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

而这些全球顶尖的生命科学、健康网络、测序和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公司,将负责不同模块的数字化检测,碳云智能则负责用户的入口端,提供调用生态圈公司产品的统一入口。

在寻觅自我的过程中,王俊认为破界而生才是碳云智能最大的难关。对于事业来说,就是要把所有的界线全部打乱了,融合出一个好的东西,老百姓能用的东西。对于自我生命体来说,则是打破自己的框架,那些条条框框,以全局的融合的眼光去看待未来,看待生命。

在碳云成立的第一天,王俊对着众人说,“如果这事成了,就造福了全人类。如果没成,顶多就折了一个王俊。”

在这场颠覆现有健康管理方式的变革中,王俊作为冲锋者,充满着斗志与力量。“我也许就是那只试错的猴子,万一我站起来走路了,我就变成了人。”

2018.3.23日,科技部正式发布了《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碳云智能作为生物科技的独角兽名列其中。

在经历了破土、生根、发芽等生命历程后,不惑之年的王俊真的如同一颗大树一般,从一颗小小的种子长成如今的参天的大树。

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疯狂践行,王俊将对生命科学的热爱融入自己的事业当中,只有“热爱”才驱使着一些人去做:一辈子不被理解,却又愿意为之献出一生的事情。

申明: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 IDC评网 · 版权所有
  • 备案号:冀ICP备130044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