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领域的“阿富汗战争”一触即发,全球经济恐要变天 - IDC评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经济领域的“阿富汗战争”一触即发,全球经济恐要变天

时间:2018-04-07 18:58:05 来源:网络采编 责任编辑:掌上联空

岛 君 说

中美贸易战已经算是开打了——尽管到目前为此还停留在口水层面。这场贸易战是由美国挑起,其理由是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太多了。为此,美国决定要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征税,作为回应,中国也立即做出了对等的反应。

那么,在当下贸易战的阴云之下,全球经济形势未来将如何发展?

本文内容整理自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策略与政策系终身教授、副教授、中国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傅强在中资企业协会—国大商学院2018系列商务讲座上的发言。

作者:傅强

来 源: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NUS_EMBA)

扑朔迷离的全球经济

在过去几年间,经济走势可谓扑朔迷离。就在2016年下半年,所有人都认为世界经济即将迎来一次巨大的衰退,但我们发现,2017年是次贷危机以来经济状况最好的一年。经合组织(OECD)追踪46个主要经济体,发现十年以来全球46个主要经济体首次实现了同步增长。这也是自2011年以来全球经济普遍增速最快的一年。

形势突然就发生了这样一个逆转。全球的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经济增长超预期;美国经济继续保持平稳复苏的状态;欧洲经济从2013年1月到去年年底,在20个季度里保持了正向的增长;日本经济连续八个季度保持增长没有出现下滑;巴西在去年四个季度连续增长……全球要迎来复苏的浪潮吗?

在我看来,这一切可能不会维持太久。这一普遍复苏的局面很可能会受到挫折,这是为什么呢?在背后可能体现了两个因素:

第一,来自于中国的变化,

第二,来自于美国产生了一系列的变数。

中国引领全球复苏

从2016年的下半年开始,到去2017年年底,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中国进口的增速超过出口的增速。所以,我的第一个大前提是,并不是全球的普遍复苏制造了中国经济的超预期的增长,而是中国内需的扩张,为全球复苏奠定了一个基础。以此为前提去判断全球经济走向就简单了:看一看中国未来经济的变动趋势,或者它过去增长的逻辑。

中国经济的复苏或中国主要政策的变动,为全球增长带来了贡献。巴西的增长,欧洲的增长,再加上日本的增长,就是典型的例子。

巴西的增长很简单,来自出口中国的铁矿石。供给侧改革收缩产能造成中国钢价上涨,利润率提高。于是中国大量地进口铁矿石。现在中国的港口里堆积的铁矿石库存有1.6亿吨,可以让中国制造16000座埃菲尔铁塔。就是这么一个量,带动了巴西的复苏。

欧洲的复苏主要也是来自于出口。以德国为例,德国在2008年的时候对中国的出口占其整个出口篮子大概4%左右,在2017年的时候对中国的出口占到了出口篮子的15%。德国的出口占GDP的比例是40%,这代表着德国对中国的出口占到它GDP的6%,即德国6%的GDP来自于中国购买。

至于日本,从2016年10月到今年的1、2月,每个月对中国出口的同比增速都在20%以上,对中国的出口屡创历史新高。一方面来自于中国制造业升级对高端工业装备的引进,另外还有一个间接的需求,供给侧改革造成中国的钢铁出口减少,需求由谁来填呢?日本就是其中的受益方。

这就是中国给世界带来的贡献,供给侧改革主动放出了市场,但这一状况应该已经走向尾声了,它带来的额外动力不会太多。

1.经济活动的三次高峰

那么,世界增长背后的中国动力是什么?这一点可以从克强指数看出。克强指数就是指铁路货运量、工业用电量和银行信贷。现在看起来银行信贷对经济走向的预测能力关联度很低,已经不需要看了,但是我们把这三个搁在一起,跟经济走势的吻合度还是极高的。

克强指数在2009年7月份之后走高,达到巅峰之后下行。第一个波谷的出现在2012年年底,第一个高峰出现在2009年年底左右,这一波上去靠的是四万亿(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国政府于2008年11月推出了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十项措施)

随着四万亿产生的刺激作用消失之后,到了2012年底再次出现一个阶段性反弹,达到一个阶段性的波峰之后,在2013年末开始下行,2015年到了一个低谷。

回忆一下2012年的时候,中国在那一年发生一个很神奇的现象:钱荒。在当时银行缺钱,为了筹措资金发行高收益的理财产品。主要是央行在收紧,因为当时的金融市场太乱了,影子银行的猖獗和泛滥就是在2012年出现的,通过各种所谓的非标准化的金融产品,把资金导向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修桥铺路搞基建,虽然基建搞起来了,地方债务却过度累积。

这一波带来的结果,就是克强指数或者经济活动的一次升温,然后随之下降。这个动能维持的并不久,到2015年再次陷入一个低谷。之后又起来了一波,这一波的高峰大概是在2017年的下半年。那么现在,在回落的过程中,从趋势线上看又回到了半山腰。

四万亿的时候为什么经济可以起步的这么快?简单说来,2009年的四万亿带来的是工业产能的快速扩张,产生的结果是产能过剩与企业债务的高起。

第二波是地方政府过度举债,前一波是企业借钱,那么第三波是怎么起来的?

2016年开始,中国房价快速飙升,房价上涨的时候靠谁?是家庭。(一个经济体里边就三个主体:企业,政府,家庭。)我们看到,房地产价格的快速上涨与库存的下降,随之而来的的是家庭债务的快速累积。其实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等其他地方,经济的快速增长,基本上最快最便捷的手段就是靠债务的累积,借钱去投资,借钱去消费,就会产生需求。

这三个主体现在都已经负债累累了,2018年的中国政府报告清楚地体现三个字,去杠杆,去杠杆就是还债。因此,中国今年上半年相信会维持一个比较快速的增长,但从下半年开始,应该会步入一个相对比较漫长的一个去杠杆周期。

2.家庭举债引发消费疲软

中国的家庭债务增长排名世界第二,家庭举债的空间已经不存在了,它对房地产的支撑不会那么强势。

此外,家庭债务增长飞速会制约消费的增长,消费的需求受到压抑,自然对经济增长不会造成积极作用。一年以来,中国的社会零售增速已经降到了个位数,增速的放缓,消费的疲弱已经是很明显的一个趋势。虽然这个增速比世界大多数经济体还要快,但是没有想象那么好。

所以,传统的动能确实已经不足了,下一步肯定是在改革之中做文章,但从短期来看,在这么一个去杠杆周期里,表现不会是太好的。这是我们看见的事实,中国产生了的积极作用,但在过去两年里,房地产和基建这两个动力都不见了,供给侧改革产生的影响已经到了它的末端。

贸易战所掩盖的事实

近期的贸易战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关心,那么我们就从税改到贸易战,看看特朗普证券行为背后的意义。

首先我给大家列举一下特朗普所谓的经济政策日程表:

第一,大规模减税;

第二,大搞基建;

第三,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支持国货;

第四,放松管制;

第五,所谓的目标与承诺,要让美国经济增长实现4%的目标,后来改口到了3%。

1.税改难以提振经济

首先是税改,个人所得税税率下降之后,相当于钱从政府的口袋放进了个人的口袋。而最顶层的1‰人拿走了绝大多数的好处,这就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政府扩张的赤字,减少的税收,这些好处到了最富的人手上。

税改是否可以提振美国经济?先从个人所得税看,要让退税实现经济增长,必须保证拿到退税的人把钱花出去。但问题在于,最顶层的1‰富人得到了绝大多数的好处。一个铁的事实是,越是有钱的人越是不花钱,他们相对缺乏花钱的紧迫感。这样的退税政策过去历史上不止一次了,效果都不好,是不可能刺激经济的。但为什么总是要退税?就是有人要借着刺激经济的名义为自己制造一点好处。

下一个就是所谓的企业所得税,企业所得税从过去的35%减至21%,企业所得税减免怎么样才能刺激经济?要去做投资。如果企业把这个钱也搁在那不动了,也不能制造任何影响。

美国股市靠谁的购买托起来的?答案是美国上市公司自己。上市公司CEO的薪酬是靠股价决定的。要把股价做起来,有一个简单的做法,拿出公司现金,买自己公司的股票,或者去分红,直接发还给股东,这就是所谓的市值管理,是这些年美国股市上涨最重要的动力。

现在,美国把税率从35%降到了21%,每个企业就多出了近14%的税后利润,他们有了这么多额外的钱,但不会去投资,他们会拿来接着买自己的股票或者分红。

所以税改产生的结果是,不管在哪方面都无法去刺激经济。

2.财政赤字的增加

个人所得税的减免以及企业所得税的减免都不可能产生积极的作用。税率降低之后,政府的收入就会减少,然而支出很难减少,产生的结果就是政府赤字增加。现在美国的赤字除以GDP的比例大概是3%左右,那么到了2018年以后这个比例可能会达到6%,甚至是7%,财政压力会接踵而来。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偿债能力。美国要去控制赤字或者债务的话有两个办法,第一,把赤字压下来;第二,把收入涨上去。

这就必须得发展经济,虽然特朗普宣称要搞一个4万亿,加大美国的基础设施投资,但是问题在于,政府赤字已经到了6%-7%的水平,在这种状态之下是没有钱大搞基建的。减税只可能带来最后赤字的极度膨胀,而不可能带来经济增长。

3.竖起贸易壁垒

因此,特朗普这一系列的政策带来了几个结果:

第一,政府的赤字加大,政府没钱。

第二,所有的好处基本上给了最顶层的富人,社会的不公,社会收入分配的不平等将进一步的加剧。

怎样解决这些问题?如果能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这些问题都能解决。更多的美国工人可以找到工作,不平等现象或收入分配不均现象就缓解了。发展经济之后,虽然税率低了,但是基数大了,所以税收收入也能增加。

那么,怎么样才能发展美国经济?从2008年以来,奥巴马就在大力推行的一个国策叫做再工业化,就是把制造业回流美国。要怎么样才能实现?一个可能会有效的手段就是竖起贸易壁垒。

贸易摩擦可能起到以下效果:第一,政治承诺,为美国普通民众和所谓的制造业工人带来收入和机会。过去制造业工人是民主党的票仓,但是现在转而投向竖起民粹主义大旗、保护主义大旗的特朗普,特朗普做出了这么一个承诺,打着贸易战或者是保护主义的旗号,至少在政治上他是非常正确的。

第二,应对产业空心化的现象。特朗普打着这样一个贸易主义旗号,挑起贸易摩擦,这一手段可以说是很极端,但是贸易保护主义并不是特朗普一个人一时的心血来潮。2016年G20峰会,历史上第一次在公报里没有对自由贸易的承诺,应是奥巴马的要求。这是一脉相承的,是全球不平衡的结果,产业空心化对谁来说都是麻烦,奥巴马从2008年就鼓吹再工业化,只是这些年收效甚微,大规模的制造业回流并没有出现。

4.贸易战是否是解决之道?

美国要发展经济、制造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它需要再工业化,希望制造机会回流,那么这些目的能否通过贸易战实现?

在我看来,贸易战是要打的。第一,贸易战口号嘹亮,对于基层民众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舞,美国制造业工人会认为特朗普真为自己着想。第二,贸易惩罚性的关税贸易调查等等这些政策不需要通过国会,成本极低,特朗普说干就能干。

制造业回流会不会通过贸易壁垒出现?产业链能否实现重新布局?不尽然。

假定现在美国有很多企业在中国进行生产,产品卖回到美国,企业能够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廉价成本,同时享受美国高收入产生的一个高价。如果美国立了一个45%的关税,这个企业可能会想,干脆就回美国生产了,这就是一个基本逻辑。这个逻辑要想成立,要有一个前提,即美国的企业在中国生产的东西,要卖回美国。

然而,事实上美国企业的海外生产,56.8%卖给了本地消费者,33.2%卖到了第三国,10%卖回了美国。美国企业在中国的生产,70.6%在中国本地市场消化,20.8%卖到了第三国,8.6%卖回了美国。企业的选址最重要的逻辑不在于收入,而在于接近于市场。

通过关税能够改变整个产业链的布局吗?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困难的。面对中国巨大的市场体量,而且产业链布局非常成型的状况之下,搬回去整体成本是极高的,少则几百亿多则上千亿的成本,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结论就是,特朗普的这一套组合拳带来的结果是不平等的加剧和政府赤字的增加。该失业还得失业,它无法影响大局。他制造了大量的敌人,制造了大量的混乱,但是对经济并不能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5.对特朗普未来决策的预测

正如刚才所说,贸易赤字的决定性因素不在于关税,而在于经济的基本结构性因素。如果改变不了这些,即使他针对中国打了一场深入的贸易战,令中国减少了1000亿美元,结果会在德国、法国那边增加1000亿美元,美国的贸易赤字不会改变。而且财政赤字与贸易赤字两者之间是挂钩的,减税经济又不涨,财政赤字增加,贸易赤字将会越来越扩张,他最后的承诺是达不到的。

我来做一个大胆的预测,特朗普在贸易上打击的目标会不断地扩大,他先对中国实施打击,但是贸易赤字无法降不下来,可能中国是降了,结果德国增加了,那么目标就可能转向,可能扩大。

将来会怎么发展,如果要去预测一下的话,我只能说,现在所有的预测可能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强做解人,引用一个非常权威的经济分析智库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所做的一个论断:特朗普打这场贸易战争,可能是经济上的一个阿富汗,成本将会极高。它是open-ended,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特朗普要干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是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还是为了美国的经济增长,还是为了他的选票,还是说美国在战略上去遏制中国,在地缘政治上去遏制中国的一个策略?这些都看不清楚。有些分析师认为,两国在短期里都会遭受经济上的损失,这是两国都无法去承受的,中美之间这都是虚张声势,在谈判中接着谈,很快这些事都会烟消云散。在我看起来这样的论断实在是太简单了,

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是不一样的,我们关键要搞清楚特朗普的目标函数。首先,如果真的是在战略上遏制中国,或者是图谋全球产业链的重新布局,那么短期的经济损失他是可以承受的,以此来换取未来更重要的战略目标的实现。

第二,如果是为了政治目的,在选票上做文章,那么这张牌可以说是以极低的成本是一打再打的。

第三,特朗普及其身边的智囊能不能算清楚这笔账,很难预测。个人的精明和治国这是两回事,决不能把这两者混为一谈,特朗普可以把企业做得很好,但治国是另外一件事,更何况是一个大国,他要算的这笔账不仅仅是国内,还有一个整个国际现有格局之下美国的领导地位,他有没有这么一种大局观,是很值得怀疑的。

例如,美国这些年最火的经济就是页岩油气,页岩油气是在美国国内生产,运输这个油需要厚壁管道,它需要一种钢材。如果关税壁垒起来的话,厚壁钢材的成本会增加起码25%,这样对美国的页岩油产业就会形成打击。治大国如烹小鲜,最后的结果如何判断需要大局观。

贸易战争产生的全球影响非常重要。从一个商人的本能出发,我相信特朗普会想得到采取“萨拉米”(salami)策略(进攻方会以分化敌方、逐渐占领少数领地的方法,达成统治一大片地区的目的),一步一步到最后把整个一大段香肠都拿走。

而中国可以理性地预测到他的欲壑很难填上的,那么一定会在谈判桌上表现出尽可能的强硬态度,两者之间谈崩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就像WTO总干事所说,将来如果要以眼还眼的话,最后大家眼睛就都瞎了。

另外,有观点认为中美较劲的时候东南亚会受益,中国可能会转而去买东南亚的东西。在我看起来不是这样。中美两国之间都一定会争取第三方的支持,双方一定会把很多其他经济体夹在中间,左右为难。那么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很难讲。

此外,美国贸易赤字是一个大窟窿,而中国的贸易盈余已经非常有限,如果对中国打完这个牌它填不上,那么下一个目标一定会转向,因此很多的经济体可能都会受损。

来自其他国家的变数

纵观历史,每次经济出现衰退的时候,都会出现此起彼伏的贸易壁垒,出现以邻为壑的一个互相传染的迹象。虽然2016-2017年由于中国的经济复苏打乱了这一个过程,但大趋势不会变化。争端如果继续,欧洲的问题可能也会出现很多的变数。

有金融分析家指出,欧洲这些年什么都没有做,他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靠出口从其他经济体窃取了增长。但在我看来,欧洲经济的复苏在下半年会出现很多的变数。第一,贸易战或者贸易摩擦产生的波及与影响,第二,中国前两年的状态可能不会持续的太久,这些对欧洲都有影响,再加上欧洲出口的增加主要是通过欧元的贬值,但是现在这个比例增长已经非常快,欧元这么快的升值对欧洲产品竞争力而言一定不是好消息,所以我认为欧洲到下半年状况也不会非常好。

最后,我们看一看欧洲的变数。有人说,整个欧洲的经济其实取决于政治。在过去,民粹主义在法国和荷兰都没有成功得手,但是在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已经得手,这宣告欧洲民粹主义在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将正式组建政权了。

这件事放在意大利,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对未来欧洲的进一步统一一定不是好消息。意大利GDP有20%的银行坏账,大概是3600亿欧元,其中确认无法回收的有2100亿,所以,摆在意大利面前的状况是,银行体系处在崩盘的边缘,需要意大利的政府来完成救赎。

这会面临两个障碍,首先,按照整个欧洲的统一银行监管体系,政府不能动用纳税人的的钱去救银行。这是欧洲费了很多年的心血,在统一道路上迈出的重要的制度上的一个突破。

其次,意大利的政府公债比例达到了132.5%,政府要出钱,救银行钱的从哪儿来?对于意大利而言很不幸,它没有印钞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极右派的政府或者是民粹主义的政府上台,不是欧洲的统一大业受挫去屈从于意大利单方面的利益,就是意大利的逐渐离心离德。两者只有一条路可走,要不然就是在目前这个泥潭里越陷越深,最后找不到一个根本性的解决办法。

有人说,全球化起于1978年,因为中国在那一年开始改革开放。到现在整整40年,中国为什么就可以变成这么一个经济上的庞然大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能够得益于一个非常良好的全球形势,把握住了一个历史机遇,利用外需解决了中国的内需问题,消化过剩产能,再用外需的增长来推动国内的工业化,工业化再推动城镇化,整个是一个正向循环。

但是未来呢?未来这样的环境不会再出现了。全球化进程可能停滞,贸易保护主义、贸易摩擦可能在全球范围之内层出不穷。各种各样的现象并不利于全球化的进一步的推进。

再加上中国经济的转型,从过去的投资主导变成消费主导,从外需主导变成内需主导,从一个工业经济变成服务经济,这个过程里对初级资源的需求一定会大幅度下降。如果悲观地讲,未来十年不平等会加剧,需要一个更系统性的再分配的方案去解决。但全球的治理体系从二战以来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一个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只不过是用一个临时的解决方案去取代或者说是掩盖这种结构性的问题,所以这个牌如果打下去,结局不会太好。

有人曾经说,他并不担心特朗普上台,担心的是在美国的投票人最后的选票里,希拉里和特朗普这两个人之间几乎平分秋色。这说明国家分裂成了旗帜鲜明、径渭分明的两个阵营,说明任何实质性的改革都无法有效地推行,这就是在美国看到的状况。

在欧洲,短期之内只看见了民粹主义政党在意大利的重大胜利,而德国的民粹主义政党AfD正式进入了议会,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一波对民粹主义的战斗,不可能短期之内有一个压倒性的优势,我认为它会随着经济的恶化卷土重来,而且势头越来越大。青少年失业率太高,经济增长的放缓,必然会带来国内矛盾的激化,产生的结果就是孤立主义和广泛的贸易摩擦。

申明: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 IDC评网 · 版权所有
  • 备案号:冀ICP备130044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