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拍成这样,是于正的进步,还是原著的退步 - IDC评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凤囚凰》拍成这样,是于正的进步,还是原著的退步

时间:2018-01-19 10:37:02 来源:网络采编 责任编辑:掌上联空

对于电视剧《凤囚凰》,我是有比较高期待的。原著小说里,我实在喜欢男主和女主,因此,哪怕在得知电视剧制作人、编剧都是于正,我都还抱着一丝希望。

如同在金庸小说的世界里,有“一见杨过误终身”的说法,在网文界有“一见容止误终身”的说法。前者是指杨过年少轻狂时实在太招惹姑娘,不少为他生为他死为他孤独终老。而后者,我认为总结的仅仅是女主刘楚玉,被容止这个“史上最腹黑男主”吃得死死的悲喜人生。在作者天衣有风笔下,容止和女主之间的博弈、追逐、互动,实在有趣,但凡剧集能把这份有意思的二人互动展现出几分,作为一个“IP改编”,也能及格了。然而剧集并没有做到。

25

宋威龙饰演容止

剧集开播之后,各种宣传稿纷纷表示“情节台词高度还原原著”“呈现真实的魏晋风流”“创新魏晋题材、东方审美意识浇注”……我只能说这波宣传属于典型的给自己挖坑。

在“情节台词高度还原原著”这一点上,将女主身份从灵魂穿越者改成与公主面貌相似的女杀手,已经落人口舌了。穿越小说最yy但也最好玩的地方,在于看穿越者用远远先进于时代的知识体系和个人魅力,折腾改变时代,再不济也吸引几个当时最耀眼的人物爱上自己吧。

比如在《凤囚凰》中,女主有意思的地方就来自于她的身份:一个从现代穿越而来的灵魂。她的知识结构、世界观、感情观,对于这个时代诸多人来说是有吸引力的。书中女主为救容止放弃穿越回家、跳下悬崖,可以说是付出颇多,但在得知真相时,也能坦然放下,无恨无怨: “你不喜欢我,那么我便也不喜欢你好了,就这么简单。”她的真挚不痴缠,她的喜欢不计算,她的放手很洒脱,放手之后,继续专注于自己的生活。虽然女主格局智识也没有开挂到改变世界的程度,但这种独立坦荡的感情观,专注于自我的生活态度,起码比《宫锁心玉》《步步惊心》里的把痴傻当可爱,把柔弱当魅力的女主让人舒心。

26

关晓彤饰演刘楚玉

然而一旦去掉了“穿越”的设定,女主的性格魅力就无可避免地被大幅度削弱。如果坚持按原著中的事件描写女主,那女主身上所有超越时代的思想和行为,都会成为“玛丽苏”的“金手指”。如果不按原著来描写女主,许多人物间的感情推进就难以解释,比如女主放弃穿越回家的机会拯救容止,是容止爱上女主的重要契机,没了这个,人物感情线都得推翻重写。

27

当然,考虑不可抗力,拿掉穿越设定也许是不得已。但既然已经拿掉了穿越设定,那重新塑造人物,重写人物感情线,也不是不可以。然而创作团队又想用原著细节来遛一波原著粉,于是强行加入原著情节。

比如,原著中容止拆穿女主穿越身份时,是状似不经意地套话:“你叫什么名字?”女主本能回答了自己的名字“楚玉”,但巧就巧在女主穿越前的名字和公主一样,这才惊险过关。电视剧剧情复制了这一段就很莫名其妙了:这位女杀手的本名不是叫“朱雀”吗?

28

另外容止这个角色不像普通网文男主,动辄要用邪魅表情和霸道举动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也不是什么一身正气心怀天下的“正统爱豆”系男主,他风趣幽默、温柔儒雅、体贴细心,看上去是个情商智商兼具的完美人物,但实则心狠手辣、无情无义无心,是个完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角色。

那天衣有风是如何塑造容止这个人物的呢,比如表现他狠,不写他对付别人,单说他给自己接骨:“他说着低下头,一只手扳着受伤的另一只手的上臂,猛一用力接上脱臼的部分,骨节交错声响起来的那刻,他的笑容一下子绽放开来,前所未有的璀璨,灿烂得令楚玉心头发寒!”你也没法说,他是变态呢,还是坚韧。然而到了剧情中,这关系人物人设的关键情节,被一个镜头随意带过,不注意都不知道这人刚刚胳膊被卸下来了。

29

而宋威龙的表现也着实青涩,完美复刻了他的前辈和同辈流量小生的表演方式:用面瘫展现优雅、智慧、从容、深情等多种情绪和性格。然而哪怕如此,相比关晓彤,小宋的表演都称得上走心了。

山阴公主在历史上,确实被尖刻地评价为: “淫恣过度”、“肆情淫纵”,但作为皇族第一美人,尤其是结合原著小说的重新塑造,这个人物的高傲强势、风情美丽也是毋庸置疑的。

30

在第一集,山阴公主出场,关晓彤走入朝堂,向皇帝弟弟要求豢养面首。而关晓彤用拙劣的肢体和表情,诠释出了一个老鸨而非一位公主。看了这场戏没笑出声的,我都敬你是条冷若冰霜的汉子。

而所谓“呈现真实的魏晋风流”,在剧中的呈现,能气得“建安七子”、“竹林七贤”等集体掀了棺材板去找于正维权。曲水流觞宴会上,魏晋名流们都是一群鲜嫩的美少年,每人玉手纤纤捧着一面小镜子香水香粉涂一身,尖着嗓子讨论如何挑选美妆产品,活脱脱一群十八线网红。

魏晋名士看重姿容仪表没错,但把这种看重,拍成脂粉气,未免太浅薄片面了,风骨呢?潇洒呢?神韵呢?能说什么,只能说于正作为编剧还是一如既往把恶俗当有趣,恶俗当有趣没啥,权当你解构主义了,但那就别提“真实的魏晋风流”了啊喂!

31

而且还有这种把“清谈”写成“清淡”的低级错误(注意,不是仅仅字幕错误,配音发音也是“清淡”)。

32

最后说说这个“创新魏晋题材、东方审美意识浇注”,比起《宫锁心玉》等作品里大红大绿的配色,此次《凤囚凰》里清素极简的服化道风格确实更符合时代审美。但这里的时代审美指的并非魏晋,而是迎合了了当代大众被消费主义熏陶出来的对于“极简中国风”“日式家居”的想象。

可能这也表现了于正从曾经喜花哨爱热闹的青年人,到清心寡欲返璞归真的中年人的成长过程,唯独只留下关晓彤的缝纫机头,仰望苍天告诉命运,我心依旧。

比起于正的早期作品,这部在审美风格、逻辑性、故事性上都有进步,但这进步该属于他,还是属于原著呢?我觉得是后者。

但是,我觉得吧,毕竟于正顶了这么多年骂,还在孜孜不倦地寻求新的审美风格,甚至可能内心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对于“B格”与知识的向往。比起隔壁《极光之恋》,起码还是有几分追求的。只好感谢《极光之恋》和“星子姐”,让我对她的其他角色、其他作品,多了许多善意与同情。

原文标题:《凤囚凰》拍成这样,是于正的进步,还是原著的退步

内容来源:澎湃新闻,转载请注明来源!


阅读原文

申明: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 IDC评网 · 版权所有
  • 备案号:冀ICP备13004440号-1